没有困难的工作,只有勇敢的狗狗


进化

最近因为看了篇人类进化的文章,非常感兴趣,所以一直恶补这方面的知识。今天下午没事儿,又在办公室搜索相关的文章,正看到我们的祖先如何残暴的灭种了那么多的大型动物以及自己的诸多近亲。

看得累了,去门口抽袋烟,门前是条主干道,两边有便道,中间有冬青隔离...

便道上很冷清,一如忽然变冷的空气。一个小姑娘蹲在地上,放在旁边地上的手机放着一首摇滚类的吵闹音乐。她穿着高腰的帆布鞋,灰色运动裤,大红色的带帽子的夹克。瘦瘦的,个子还没长起来,留着齐肩的头发,肤色很白,嘴唇很红,貌似化了妆。

她应该是从地上捡了两个小棍在挪动一小团灰色的东西。观察了一会儿,发现是一只死掉的麻雀,最后挪到了绿化带里,应该还挖了点土埋了一下那只死鸟。

这时,两个同样是瘦成麻杆的半大小伙子骑着电动车过来,他们聊了几句,红衣服的小姑娘,上了期中一个的后座,从我的跟前走了。只余下萧瑟秋风中的马路。

回到办公室,又想起刚才的一幕。

如何从一个细胞进化到智慧的生命,科学家们好像已经搞明白了好多细节。但人仍然是谜团一样的存在,比如怜悯之心,他是如何产生并得到共识的呢?

作为主宰之后的人类,到底是更残忍了,还是已经具有足够的良知了呢。如果进化不会停,我们又将走向何方?

评论 ( 1 )

© alwaysboz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