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困难的工作,只有勇敢的狗狗


春天总是很短,五一的天气仿佛已入夏。我开着车拉着我三岁半的女儿经过老家乡村的集市,路两边的大杨树叶子已经变为墨绿色,被风吹向一边,天气热到只能关上车窗打开空调。
道路被卖东西买东西的占了大半。车只能走走停停的龟速前进。收音机里放着一首陈奕迅的歌“你会不会突然的出现,在街角的咖啡店”,回头看一眼我女儿,小家伙这会儿很安静,在后座上躺着自己玩儿。我左手扶着方向盘,右胳膊肘放在扶手上,右手拿着一罐冰镇的可乐,不时喝一口。
车窗隔绝了大部分的声音,抑或我根本没听见,我看着街边的小贩,穿梭的人们,看着每一张老去、的年轻的、喜悦的、期冀的抑或面无表情的脸。我忽然觉得这一刻生活离我很远,而我只是这旅途中的过客。
每次回老家都睡得很早也睡的很好,即使不冷,也格外喜欢土炕的干燥和温暖,喜欢只能听见遥远狗吠的安静夜晚。昨天去地里干了会儿活,干完活,感冒多天的我,在满眼绿色的田野里,从鼻子里弄出了无数的大黄痰,直接排在了田埂上。一觉醒来,居然鼻子就这么通了。
生命是一段有去无回的旅行,在这个浮躁的社会背景下,在我这个青春逝去老年未至的年纪,不断的加速疾驰。而一回老家,时间仿佛骤然减速,仿佛电影切换到了慢动作。这里离喧嚣很远,这里离自然很近。这里离斗争很远,这里离温暖很近。
原来我们接受的是非观都是物质的,以至于对年纪大了的老人,扔去种那些收益不够一月工资的地的行为不理解。随着年岁渐长,在家生活两天,才知道老人需要的物质是如此的少。而在地里劳作半天,得到的可不仅仅是那么点收成。现在年纪轻轻一身病的有的是,他们或许种上两年地就会全好了。而且最关键的,他们看似走遍千山万水,也许对生命的认识不见得有一个锄头高。

评论
热度 ( 1 )

© alwaysbozi | Powered by LOFTER